账号:密码:验证码: 忘记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案件播报 > 拿扫黑除恶办威胁记者,但愿只是官员的无知狂妄
拿扫黑除恶办威胁记者,但愿只是官员的无知狂妄
黄麟云 UN953 | 时间:2019-04-19 20:20 | 文章来源:搜狐 | 点击:




原标题:拿扫黑除恶办威胁记者,但愿只是官员的无知狂妄

文丨纸上建筑

最近“扫黑除恶”的话题频频走红,不是因为国家专项斗争走向了纵深,而是被部分基层机关扭向了意想不到的方向:失独家庭、拆迁上访户、乃至医生、记者、教师等,竟纷纷被列入“扫黑除恶”的重点工作对象。

现实证明,这些近乎笑话的任性划分,可能不仅仅停留在展板上。

3月末,内蒙古呼和浩特某健身中心突然停业,造成百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此事件被内蒙古晨报予以报道,事后据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内蒙古晨报记者于是继续跟进采访,不想却遭到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曝光的录音中,杨副所长口出一连串狂言,包括:“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什么?吓唬谁呢?”当记者表示将如实报道,杨副所长回答称:“我告诉你,你报道,我就给扫黑除恶办打电话!咱们看看谁怕谁!”

部分基层机关厌恶舆论监督,并不是新鲜事。但这名官员不仅不把正当的媒体采访当回事,还下意识地搬出了扫黑除恶办的名头,这真是让人不寒而栗。从常理分析,健身卡事件不过是最寻常的民生纠纷,受害方是百余名学生,媒体几乎不存在为黑恶势力代言的利益空间,除非把维权学生也当做黑恶势力。

在这样的一起普通的纠纷中,该官员也能想到用扫黑除恶的名义威胁记者,是纯属于个人的无知和狂妄,还是确实有调动官方打黑资源的能力?后者是最值得警惕的。个别官员可能希望把眼里的刺儿头、讨厌货,都冠上黑恶势力的恶名,然后快刀斩乱麻以治之。“扫黑除恶”专项运动,如果被这样悄悄偷换概念,真正的黑恶势力不扫,专扫给他们带来麻烦的老百姓、维权者、监督者,实在会令群众恐惧和心寒。

杨黎军这番言论引发轩然大波后,他也试图对媒体狡辩,先是说“我没说过,我根本就没说过这些话!”后又指责媒体“他掐头去尾……”可现场录音明摆在哪里,玩文字游戏显然无法自证清白。

事件的最新进展是,当地政府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当地还承诺将之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至于对投诉案件的处理,当地会专门成立工作小组,进行全程跟踪服务。

一番折腾之后,事件总算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在民众看来,健身卡纠纷的事,主要责任本来不在政府,只要监管部门做好分内事,发挥监督协调作用,就只是一件寻常的“小事”。最让人失望的是,就是这样的“小事”,地方官员都不能及时处理好,还要拿“打黑除恶”的大帽子来威胁记者。

个别官员的懒政、滥权,让整个基层政府的名誉又被狠狠坑了一回。但在追责个体之外,确实还有两层生态问题值得反思:一是对这样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官员还有多少。杨黎军不及时有效回应学生的维权请求,媒体采访都推动不了,对这样的官员有没有监督问责手段?现在当地让广大干部职工吸取教训,但除了靠个人自觉之外,还需要完善监督倒逼制度。

其二,杨黎军的那句“就给扫黑除恶办打电话”,如果他真打了,如果这件事没有被媒体捅出来,事态会怎么发展?基层政府不同部门之间的联系通道比较多,如何保持特定公权机构的独立性,而不是随时听候官员差遣、变成某些官员的“打手”,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扫黑除恶不能走向异化,这点共识各方都有,但从官员下意识的口头威胁到此前各种荒唐的宣传展板,说明基层还是存在可能异化的环境。着眼于整治官场生态环境,才有助于从根子上保证打黑除恶不被滥用,不会成为一些官员滥权的靠山。

 
[源自:搜狐]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声明   |   版权声明   |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法律援助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链接   |  
© 2010-2015 lianzhe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054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4号
Tel:010-57409427 Email:chinalianzheng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