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密码:验证码: 忘记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省委书记女儿羞愧自杀——省级干部大院爸爸官最高最穷
省委书记女儿羞愧自杀——省级干部大院爸爸官最高最穷
lclzj001 | 时间:2015-06-10 09:54 | 文章来源:手抄报 | 点击:




昨天写了《省委书记的女儿嫌贫穷跳楼自杀,官员不贪活不下去?》引来热议。

一说,改革开放怎么还有这么廉洁贫穷的省委书记。大家不相信。

二说,省委书记贫穷如此,是思想不解放,不应该。自己都贫穷,人民能不贫穷?

三说,省委书记退休都有优厚待遇,怎么会贫穷?

四说,比起大多数人民群众,退休省委书记的生活已经很好了。

那么为什么省委书记的女儿还嫌贫穷跳楼自杀了呢?

这确实是一个时代的悲剧,是中国腐败社会的惨剧。是中国社会坚守与腐败斗争的悲剧。

李尔重的儿子李为民谈到这件事说:

我的姐姐晓丹,自父亲从广东调往陕西始,就一直跟在父母亲身边。经陕西、河北,最后回到湖北。到湖北后,姐姐就成为了父亲的生活秘书。姐姐的生活挫折不少。在家中照顾父母,联系周围,调解家中矛盾,也是十分不容易。由于修养、秉性、时代等等方面的因素,难免与父亲在处事待人等各个方面,有见解分歧,偶尔发生不快。社会的大环境的影响,真是难以低估,居然令姐姐抑郁起来。2005年5、6月时,愈演愈烈。6月30日,我已回到家中,联系了湖北省精神治疗中心,准备当天将姐姐送去治疗一段时间。后怕采取过分强制性的措施,伤害情绪太甚,说再行劝慰姐姐后才办。不料,7月2日清晨,却上演了悲剧。因姐姐之死,父亲表现出的悲痛是前所未见的。如此大年纪的人,全然不顾身边是否有外人,号啕大哭不止。送别姐姐那天,父亲坚持一定要去。一早就起床坐在厅里的沙发上,正襟危坐。将要出门,又见他转身回去,拿上一个装有两只工艺小猫的篮子,紧紧地攥在手里。姐姐生前十分喜欢饲养宠物,尤其是小猫。在中学时。同学们都戏称她是“小猫”。在殡仪馆,父亲一直把那两只小猫捧在胸前。最后还交代:“让她们跟你姐姐一起去吧!”

李晓丹确实患上心理压抑症。但这种心理压抑确实来自社会以与父亲的分岐。

李晓丹在遗书中家庭的收入支出状况,生活确实不宽余,而她看到:“在这个省级干部住宅大院内,可能要数我爸爸的官职最高,也可能算是最穷的了。”而她认为爸爸应该给自己弄个正处级,这是举手之劳,而他却不干。别人家的孩子早都飞黄腾达了。

晓丹认为,别人都利用职权,把自己生活搞得那么好,把自己子女安排得那么好,而身为职位最高的父亲却坚守拿工资和让孩子做普通人的原则,与社会不通。而李尔重则认为女儿受社会环境的腐蚀影响,这些要求都和共产党员的要求不符。因此双方争执。

原来,中国社会的腐败斗争就激烈地表现在省委书记的家里,惨烈地导致女儿跳楼自杀。

这就是当今中国社会。当今社会矛盾在一个退休省委书记家里尖锐表现。

一个共产党员,一个退休省委书记对理想信念的坚守,与时代格格不入,连自己的女儿都弃他而去。

心理压抑都不是来自心理,都是来自社会环境。

当今天天有官员心理压抑跳楼自杀,是因为他们贪腐太重,反腐败形势下,他们心理压抑了,跳楼了。

而李晓丹心理压抑,是因为父亲不让她腐败,不去捞钱,不去给她捞官。别人都捞他不捞,别人都贪他清廉。这是社会的矛盾尖锐矛盾与冲突,因此心理也压抑了,也跳楼了。

这时继续贴出昨天的文章, 让大家从一个退休省委书记的家庭冲突,来看当今中国社会。

省委书记的女儿嫌贫穷跳楼自杀,官员不贪活不下去?》

 

十八大以来,天天有官员跳楼自杀。这是共产党反腐败给腐败官员的末日。

这时候,我想起了10年前,也就是2005年,湖北省委书记李尔重女儿晓丹跳楼自杀的悲剧。

她自杀,是因为贫穷,生活压力大,过不下去。因为一个退休省委书记正常工资和一个副处级女儿的工资加在一起,不能让一个退休的省委书记过上体面的生活,而省委书记已经退休,无力捞钱,也不愿意随波逐流,坚守着共产党员的宗旨和坚贞。

如此女儿就以自杀宣布了对这个社会官场的批判与决裂。

省委书记的女儿都因贫穷活不下去而自杀,那么普通人呢?

晓丹之死,可以各种解读,当时也并没有引起社会的更多关注。

但如果当时我们就接受了晓丹自杀的警告,进行彻底的反腐败,净化官场,那么就可能挽救很多干部,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官员坐监和自杀。

下面是李尔重悼念女儿晓丹的诗文,他可能看得更清楚更明白。

 

省委书记李尔重悼念女儿跳楼自杀

2015-01-25 南方生活

李尔重逝世后!

李尔重生前曾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务书记,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兼省长。中共湖北省顾委会副主任。他被毛泽东主席誉为“我们的作家和才子”,先后创作了《扬子江边》、《新战争与和平》等著作。

晓丹,李尔重的爱女。任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老干处副处长。她没在办公室坐班,主要是作为李老的生活秘书,照料她的父亲。不少媒体报道老省长们的家事时,说尔重当了好几个省的一把手,子女都是平民,唯一沾他光的是女儿晓丹,下岗之后,当了他的生活秘书,给了个副处级待遇。但谁也不报道,老省长家就这么一个芝麻小官,却于200572日跳楼身亡。

晓丹自杀前,曾算过一笔帐:“在这个省级干部住宅大院内,可能要数我爸爸的官职最高,也可能算是最穷的了。我管这个家,真难。李老每月四千元左右,我妈长期住院,请两个人轮流陪护,一个人800元。这一笔是一千六百元,家里总得请一个做饭的人,每月最少也得六百元,二千二百元,还有一千八百元,七口人吃饭,最低也得平均每人二百元,这得一千四百元,剩下四百元每月水电和其他杂用,够吗?逢到开学,李老的侄孙要上学,得要寄一些钱去,他亲弟弟七老八十了,还要种田顾一家人生活,没有钱让孙子上学……

“我妈拿二千多元钱,是局级干部,退得早,她每月工资扣她不能报销的医药费也不够啊!我一月拿一千六七百元,副处级,却有一个宝贝儿子,他是干新闻媒体的,同事中有不少是高干家庭的成员,都知道他也是“大官人家”,相互攀比,名牌服装,名牌烟酒,时尚消费,我把整个工资贴给了他还不够。他要钱时,不是一百两百,而是讲千。我能责备他?整个院子里哪家子弟都比他潇洒啊。

“我爸从解放以来,在武汉、广州、海南、陕西、河北等盛(省)市都是领导干部,有些地方还是‘一把手’,在最后任职的河北省,还是‘一肩挑’(省长、省委书记),可我们家兄弟姐妹没有安排一人当个官。我算是沾了他的光,按组织上的规定,他应有一个生活秘书,我是他女儿,就成了子女中唯一的“副处级”。我曾问我爸说,‘人家省长的秘书起码是正处,你向组织部门打个招呼吧’!我爸说:‘我李尔重一生没向人低过头,打这样的招呼/本来我想顶撞他一下:‘这院内谁谁谁,不都是正处,副厅的么/可是,我不敢讲出口,怕惹他生气。”

晓丹自杀后,李尔重写了“晓丹之死”的长诗怀念女儿。

晓丹之死

/李尔重

“这不仅是我和我家庭的悲剧,也是当今社会和国家的悲剧。整整一代人都被资本的浪潮所淹没。晓丹害的是抑郁症,不是生理上的病,而是社会压抑的病。她已经在物质上、精神上都处于绝望和崩溃的境地。对我当然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我们流血牺牲,创立了一个新社会,这个社会慢慢地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又向我们反扑过来。有些共产党人,当了俘虏,成了牺牲品,我们的子女像晓丹,也成了牺牲品。我决不会倒下来,而且要予以更大的反击。

我的可爱又可怜的女儿生于19485月,殁于2005(乙酉)725时,享年57岁。她生在牡丹江,取名小丹,后改为晓丹。初生时,母无奶,得助于中、日十余人母奶。移哈尔滨时,她一岁多可以吃稀饭,便以玉米糊及稀粥为食。她大便干结,无钱买水果,便用泻药通便。1949年到武汉仍然如此喂养。她很瘦弱,我有时到野外打鸟为她增加营养。五十年代发了薪水,我才给她买奶粉吃。从此,她吃“糖水”长大成人了。她在父母舍生忘死创造了的“新社会”中,被恶风邪气抢走了。

  ()

她带着对父母和儿子的怀念,带着无量的惨痛,无尽的悲哀,无边的失望,走上了黄泉之路。

  ()

  她幼年时,

  天真烂漫,聪明伶俐,

  学习进步,朴实认真。

  她眼里看见的尽是:

  五彩斑斓的天空,

  鲜花艳丽的大地。

  她以为:

世界上弥漫着芬芳,充满着仁爱。

  ()

  她看到爸爸陪毛主席渡江,

  她也学了游泳,

  并且学得不错。

  她和爸爸横渡东湖——从听涛酒家游到磨山

  爸爸担心她斗不过水浪,

她说:“我不怕。”

  ()

  长大了,

  入世了。

  为着婚姻问题,

  一挫,

  再挫,

  三挫。

  她开始认识了:

  在金钱挂帅的世界里,

  “爱情”,美妙的名词,

  不过是权位、金钱与肉身的交易,

  为买主构造动物的生活,

她尝到了苦涩的凄凉。

  ()

  她工作努力,

  也有一定的才干。

  她踏踏实实地做,

  她跟着时间往前赶,

  她要用自己的努力,

  开辟一个美好的前程。

  可是她失望了,

  不少的与她同辈的人,

  跑得特快,飞得特高,

飞黄腾达了。

  ()

  啊……!

  原来他们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一位拥有权钱统一体的长辈。

  他们月月升级,岁岁提位。

他们,位高,权重,风光,发财。

  ()

  女儿回看了自己,

  老在后头赶不上末班车

  她迷惘了,

  世界是这样的?

  真是这样的?

怎能是这样的?

  ()

  在她心神恍惚的时候,

  魔鬼向她抛出了黑线。

  “跟我走,升官发财!

  女儿想:

  “众人都醉,我何必拒酒。”

  爸爸的刀,

  把黑线砍断了。

  爸爸没有想“投鼠忌器”,

  爸爸不怕‘‘投鼠及器”。

  爸爸的刀,砍断了黑线,

也砍伤了我的女儿。

  ()

  女儿五十岁了,

  要下岗了。

  她看到了未来生活的难处,

  想沾点“大锅粥”的光

  捞一个正处级,

  医疗上也方便些。

  她要爸爸为她求个情,

爸爸拒绝了。

  ()

  “好些人都这样做了嘛!

  “人家是人家,我是我。”

这一棒狠狠打疼了她的心房。

  (十一)

  古板,

  机械,

  不从俗,

  没人情。

好一个顽固的爸爸哟!

  (十二)

  好心人说:“你就迁就一次嘛!

  我说:“迁就一次就等于把自己和女儿一并卖给邪祟!

  我曾在党旗下宣誓过:

  “以共产主义为规臬指导人生,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十三)

  女儿的心情缭乱,

  她还要决心尽孝。

  她尽心竭力,

  满足父母的物质生活。

  她爱儿子,

  把他当成小皇帝,

  有求必应。

  她忘记了精神食粮的重要,

失掉了灵魂的指南。

  (十四)

  物质上穷于应付,

  精神上泰山压顶,

  她的身心交瘁,

  日复一日,

  月复一月,

  折磨,

  折磨,

  折磨,

无法阻挡的折磨!

  (十五)

  飞霜变重雪,

  重雪化坚冰,

  坚冰积成山。

  这冰山,

  无限高,

  无量大,

  衡不清的重,

  压在了儿的心上。

  躲不开,

  搬不动,

  岁岁年年,

  日日月月。

  生?

  如何生?

  死?

  父母在,

  儿子在,

  怎能死?

  生死交争,

  怎挡得冰山轰隆一声!

  她抛弃了一切,

  连自己的生命在内。

  崩裂的心进出了一声

“儿去也!爸,妈,儿子。”

  (十六)

  我女儿,

  质本洁来还洁去,

  终未逐浪堕泥沟,

  儿呀,

  此去黄泉见英烈,

昂首挺身说缘由。

  (十七)

  刀丛剑树,人鬼并生的历史

  吞灭了无数英雄,

  我的可爱可怜的女儿,

  也成了历史的祭品,

  我痛彻骨髓,

  但我痛的不是老年丧子,

而是生年丧国。

  (十八)

  孩子,

  走吧,走吧,走吧!

  不要登望乡台,

  怜念老爹老妈。

  我俩的老骨头,

  顶着冰盖,

也要走到正路的尽头。

  2005721日三稿

[源自:手抄报]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声明   |   版权声明   |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法律援助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链接   |  
© 2010-2015 lianzhe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054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4号
Tel:010-57409427 Email:chinalianzheng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