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密码:验证码: 忘记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地方动态 > 湘潭一位落马干部连发十三问写给原办案纪委书记的公开信...
湘潭一位落马干部连发十三问写给原办案纪委书记的公开信...
朱修仁 | 时间:2014-12-14 20:01 | 文章来源:湘潭县政府办原副主任 | 点击:




“谁是湘潭县最大的贪官?” ……

湘潭县政府办原副主任朱修仁网上连发“十三问”

给湘潭县原纪委书记(现任湘潭市委政研室主任)曾洪良公开致信 

冤案必伸 发表于 2014-11-28 12:59:39 来源:《红网.百姓呼声》

尊敬的曾书记:

你好!虽然你已经调离了湘潭县,不再担任县纪委书记一职,但我还是习惯性尊称你为书记。在你的精心策划和指挥下,在你的市、县同党支持下,你和县检察院高举反腐大旗,穷尽一切手段,终于在2013年成功侦破了“朱修仁百万受贿案”。你也由此得到了市有关领导及部门的赏识,荣调市里任职而光宗耀祖。

而我---“朱修仁百万受贿案”的主角,却因此案身陷牢狱而身败名裂,似乎成了湘潭县最贪的贪官,似乎成了湘潭县反腐的最好教材。经过法院的一审及二审草率判决,7年零6个月的刑期将陪伴我渡过人生最痛苦的时光。

在看守所待了1年零7个月的囚笼式生活后,我已于早几天来到了娄底监狱,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也决心面对现实,深刻反省自已,把我是如何由一个党的优秀干部变成一个人人声讨,受到党纪国法制裁的大贪污犯的演变过程及心路历程写成反面教材,警示在职的所有干部,也为党的反腐事业作出一点点贡献吧!

在写作过程中,我遇到了许多想不通的事情及疑问。本想亲自到湘潭来请教你,由于身在监狱有许多不便,因此只能在网上请教。你是我案的策划者、组织者,又是胜利者,回想起来想必会感到很自豪吧!在自豪之余、请你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在网上解答我的疑问,本人将不胜感激。

疑问一:政府部门预算有水分。我依据工作职责建议政府调整,有何罪过?

 

在工作调研中,我发现近几年有的县级领导所在单位部门预算金额大,除正常工资、办公经费之外,另有所谓专项经费达到人平10—20万元,每年有几十万元、甚至一、二百万元节余。这些专项经费开支绝大部分是“三公”经费支出,同时发放奖金、补助。特别是一些执法执纪部门搞小金库,相互转账、账外发补助奖金,对奖金、补助没有按县政府潭政办函(2011)91号文件规定经财政等部门审批,财政、审计等部门无法监控,造成财政资金和非税收入流失。

因此,我建议,在2013年部门预算中,一些单位按2012年预算不增加金额,县政府领导采纳了该建议。你管辖的县纪委就属这种情况,同时,发现每年县纪委(职工70多人)与县检察院(职工110人)相互转账一、二百万元作办案开支,办案奖金补助发放是单位自批自审,开支账目从未公开,发放极不平衡,有的案件经办人一年案件分成奖达10余万元,其内部人员很有看法。你作为单位一把手每年办案奖金得了多少?

疑问二:非税收入管理有漏洞。我依据工作职责建议政府规范,有何罪过?

在2013年下达全县非税收入任务中,县纪委、县检察院都未下任务。但我发现了一个怪现象,这几年县纪委、县检察院联合办案讲查处了几个都是几百万元大的受贿案,还有许多几十万元的小案,但上交财政的非税收入每年只有一、二百万元,钱去哪里了?而且县财政这几年都是全额100%返回给你们作办案开支,用于办案个人奖励补助及单位公务接待,这些钱的去向和开支是否合理?是否有人监督?你能说得清吗?

疑问三:你们违规转移支付报销发票,我依据工作职责建议加强监管。有何罪过?

在对部分单位“三公”经费指标审批及全县各单位财务检查中,我发现县纪委、县检察院的一些人每年违规在外单位报销发票且数额较大,经了解,有的是纪委检察院的负责人亲自交办的,有的是你们身边的人直接办的,有的是你们的一般人员报销的,情况五花八门。

在被报销的单位有的是被迫的,有的是主动的,也乐意为纪委检察院分忧的。例如:2012年9月、职能部门在对某单位进行检查时,发现有约20多万元的“三公”经费发票有严重问题,其中有一些外地发票,检查组负责人将情况向我汇报后,我找该单位负责人了解情况,该单位负责人在无法对发票作出合理解释的情况下,神秘地告诉我说:是你曾书记身边的人拿来的,说是曾书记去省、市的活动费用。此事,你也亲自暗示过。该单位负责人还说,你曾书记想搞常务副县长,上头也有此意,要我别站错队。

对上述现象我曾对有关人员讲,这样搞不妥,建议财政、审计要监管。

你在湘潭县三年的时间里,在各单位报销了多少万元的省、市活动费用,你心里有数吗?能公开吗?

疑问四:你们纪委、检察院反腐坐地分赃、我依据工作职责建议予以纠正。有何罪过?

检察院对当事人退赃大部分是用扣押单收钱,存入单位小金库或个人账上,未入财政专户,最后结案时,当事人有讨价还价余地。一部分退还当事人,一部分用于单位开支,谋取非法利益。以我案为例:我家属交款150万元,其中县检察院用扣押单据收70万元,县监察局开非税票据收80万元。

疑问五:你们纪委和检察院联合办案,双规别人,要靠刑讯逼供才能获得证据吗?

2013年4月28日,县纪委对我宣布“双规”后,我被办案人员带到了湘潭市一个神秘院落的房间內,房间窗户己全部加固,拉上厚黑的窗帘布后隔音效果非常好,在里面根本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也看不到一丝阳光能透进来。

连续几天的“温柔”审讯没有审出有价值的东西,我交待在6年的时间里,逢年过节大约收了别人20余万元的烟酒、礼金。办案人员不满意了,一天晚上,县纪委赵国庆对我说“朱修仁,你太不老实了,我们咯样对你好!你嘴里吐不出一点东西来,你死扛着有什么用!保别人有什么用!你叫我们如何交差!曾书记对你很不满意,你不承认,换人审,上手段”。

后来,审讯我的人大部分换成了我不认识的人,一个个表情严肃,目露凶光,他们首先命令我笔直站着,低着头,稍有移动,就招来责骂脚踢。过了几个小时,有人找来了两盏500瓦射灯对着我烤,不准我低头,说要看清形势,我脚站着发痳,眼睛睁不开,头被烤着汗水直往下滴,全身湿透。我苦苦哀求他们,说我有高血压、冠心病、脑动脉硬化病,这样下去会死人的,求他们放过我。他们就是不答应。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开始变换方法,要我跪着,我想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随便跪在他们面前呢?坚决不肯跪,一个办案人员(事后才知道他是检察院郭奇,负责搞录音录象的)在我背后膝弯处猛地一脚,我支撑不住一下扑倒在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血水从嘴里不断流出来。我努力挣扎着想用双手支撑着站起来,这时,另一个办案人猛地一脚,狠狠地踩在了我的左手指上,我一声惨叫,痛得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才醒来。此后,审讯的人换了一班又一班,中途饿极了,就哀求他们把吃剩的盒饭给我吃一点。

他们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对我反复进行逼供、诱供,几十个小时不让我睡觉,站着、跪着不断,造成我下半身浮肿、拉血尿,因我身患高血压、冠心病、脑动脉硬化等疾病,造成我体力严重不支、神志不清。

大约10多天后,我实在熬不下去了,没办法只好按办案人员胡颖等人的要求,要怎么讲就怎么承认。按照案情交代做笔录,导致认识的、不认识一顿乱讲,按提示人编故事凑齐我受贿的任务数,几天时间交代几十万,他们还讲我不老实,态度不好, 直到14号左右,在办案人员的威逼下,按照他们分配的任务,我作了150多万元受贿交代。并按他们要求交代出大额受贿后,才停止审讯。

在我交代150多万元后,见已达到定罪目的,办案人员竟对我说,曾书纪同情你,你态度好,交代这些算了,主动马上刹车,不审我了。

疑问六:你们纪委在媒体公开宣布双规别人,不要任何证据作依据吗?

2013年4月28曰,你们宣布双规我时,说是接到实名举报,举报我收了私房联建组织者左国常的20万元行贿款。事后据纪委内部知情者透露,所谓的实名举报是你和检察院负责人及退居二线的老干部唐某一起策划并指使唐某的亲属冒称举报的,骗取了紀委其他常委同意对我立案调查。其实真正的左国常并没有写举报信。

你们纪委、检察院于4月27日将左国常双规,严刑拷问,使他失去人身自由10多天,直到5月14日才取保候审,并敲诈他40万元。在这里我要大声质问:你们4月28日双规我时的依据在那里!5月3日、5月7日你们在网上发布信息时我受贿的证据在那里!

疑问七:你们指控我受贿为什么也要对证人实施刑讯逼供?

从2013年5月8日起,你们纪委及检察院对其他指控我受贿的行贿证人实施严刑拷问,获取我受贿的书证。例如:

段启华:我不认识,逼我承认收他4万元。段被检察院关了几天,交了8万元罚款,未列入起诉书;

伍发泉:关押几天,检察院收了他25万元罚款。判决书按口供认定我受贿4万元,但办事报告签字证实没有违规减免税收,无受贿理由。伍一直不承认,关几天后,其儿子单位负责人出面要儿子做伍工作配合。

还有一些证人遭关押做笔录,不再赘述。大部分“行贿证人”在双规期间,检察院就采取关押逼供手段做笔录,为体现其“合法”,除左国常外,其余证人都在我6月5日立案之后再补做了一个所谓合法的“笔录”,用于刑事诉讼,提交法庭。

2013年10月,左国常、段启华、伍发泉等多人找到我家属,对被迫昧着良心提供假证据表示深深道歉。

疑问八:市纪委常委为何要参与我的双规审讯?

在对我双规审讯后,湘潭市纪委一位50来岁的常委(男的,名字记不清了)连续几天几晚参与疲劳审讯,找我谈话,该市纪委常委审讯时提起认识我,经我回忆,二年前,他有一个亲戚在我县易俗河银杏北路县能源局综合楼买了一套房,想按私人联建政策办理过户手续,在一个老局长的陪同下来找过我。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科级干部,即使有受贿嫌疑,也用不着市纪委常委来审几天几夜,他亲自出马,意义何在?

疑问九:双规时、你们为何刑讯逼供,要我揭发市、县领导的不正当经济往来?

双规时,市纪委常委连续几天几晚参与了对我的疲劳审讯,找我谈话,讲我协助了5个常务付县长(有的己到市里任领导),政府的很多机密事情是我经手办的,要我交代有关领导、特别是现任市、县级主要领导不正当经济往来。

当时,我感觉情况不对,讲我不知道市、县领导有什么不正当经济往来,办事是按流程、按规定办理的,几天时间,任凭你们如何恐吓,威逼,折磨,我始终未味着良心陷害领导。你们这样做目的何在?

疑问十:你们为什么害怕法庭公开审理我受贿一案?要干扰法院办案?

我原本想通过法庭公开审判为我洗刷冤情,为此,我作了充分的准备,一审和二审分别聘请了两个律师为我辩护。在一审、二审期间,我和律师多次口头及书面请求县法院、中院公开开庭审理我案、我有罪还是无罪让证据说话。为什么你和市里某领导、县检察院负责人、县政法委某主要负责人、老干部唐某以组织的名义三番五次向法院施压,不许公开开庭审理我案,致使一审、二审开庭都不到二个小时草草收场。

一审结束后,法院内部资深人土曾对我妻子说:“你丈夫朱修仁的案子,我们内部的一些人都看了,认为证据确实有很多问题,漏洞也确实比较多,我们法院也想公正审理,但是没有办法,他的刑期县纪委、检察院负责人早已确定,法院现在来审只是个形式,你要理解我们的难处”。

是啊!对于你来说,县法院院长、法庭庭长又算什么呢?如不服从,马上就可以让法院院长、法庭庭长变成第二个、第三个“朱修仁”。 你们为什么会如此害怕法庭公开开庭呢?

疑问十一:你们为什么那么害怕证人出庭作证?

一审、二审期间,我和律师多次口头及书面向法院申请证人出庭作证,我接受贿赂,行贿证人出庭作证证实事件成立本是很正常的事情,是法律规定的必须程序。我一直期待盼望法院通知19个重要行贿证人出庭作证。如果申请的这19个行贿人出庭质证、那怕只要有1人证实以前在县检察院做的笔录是自愿、真实、合法的、且没有逼供、诱供行为,无论法院怎么判,我都死无怨言。你们为什么要对证人多次恐吓并且一个也不许到庭。你们究竟害怕什么?

疑问十二:你们为什么要炮制捏造我受贿的证据?

对于我的一审判决,湘潭县人民法院[2013]潭刑初字第381号刑事判决书,洋洋洒洒、长篇大论,共计47页。在判决书中,县检察院指控我受贿23起,受贿金额104万元。县法院认定受贿金额98万元。县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认定受贿事实的证据是捏造的,没有一笔受贿事实的证据达到《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的确实充分三个条件,整个证据材料是漏洞百出、经不起任何推敲的。由于指控内容太多,我随意从23起指控中抽取一起来分析,就知道你们是如何炮制证据及法院是如何审查证据的。

例如:判决书第20页认定我受贿的第三笔受贿事实是“2010年春节期间的一天,湘潭县第九房地产开发公司项目经理彭真为感谢被告朱修仁对其在税务稽查方面的关照,并请求朱在今后的项目税费征缴过程中予以关照,在湘潭县白石广场被告人朱修仁的车上送给其现金20万元,朱予以收受。证实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一)被告人朱修仁的供述,(二)证人彭真的证言”。

现就此笔金额分析如下:

双规时,县检察院胡颖等8名干警轮班对我进行24小时审讯,办案人员要求交代在100万元以上领导才会满意,进行第二轮审讯,办案人员讲“彭氏父子送礼客气,你管财税、肯定有交易”,我讲,只有几回过年有一点烟酒往来,有一次还是给我开车冯师傅带回的,办案人员讲“少数目几千不要讲,他们送唐xx、苏xx是一、两百万一送,至少有几十万送你,我们抓你后第二天,彭月安就主动交代送钱给你的问题。

我讲:“不可能,彭月安年龄大,我很少与他交往,他儿子彭真与我打过两回交道”,办案人员讲:“那你交代与彭真问题”,我说怎么交代,几次过年礼物只有1-2万元,办案人员讲那不行,胡颖讲“你不交代20万元,领导不会同意你出去的”,没办法,为了出去,我写了在2011年春节后4至5月份收彭真20万元的交代,后查地税稽查局案卷,是2009年11月稽查过彭真公司税收,又要我改口是2010年春节后收的20万元,上述口供反复及交代变化在县纪委档案中均有记载。

案卷中的证据显示事实是相互矛盾的,不能认定该受贿存在:

一是送钱时间不同。我供述笔录是2010年春节后4至5月,证人彭真证言讲是2011年春节后的一天(7月1日和8月1日两次笔录都讲2011年送的)。究竟是那一年,无书证。

二是讲述送钱办事谋利目的不同。我供述是县九房产公司被税务局稽查后,要补百万元税,彭真要被告出面跟税务局打招呼,在补税后,不罚款,不发通报;而证人彭真两次笔录讲,财贸组安排税务查税,求朱不启动税务检查和处罚程序,后来通过朱出面,没有启动处罚程序,也没有下达处罚决定书。

三是书证证实行贿理由不成立。县地税局稽查局对县第九房产公司补税档案显示:2009年11月6日通知查税,一个星期后于同年11月13日下达处罚决定,当日执行结案,查补税收40多万元。行贿理由不成立是:第一、口供补税金额是100万元,书证是40多万元;第二、按书证计算,按税法规定处罚0.5倍,也只能罚20万元,罚款20万元全部送我一个人,税务机关不打招呼行吗?第九房产公司得到了什么?岂不是亏本买卖,不符合常理。第三、从2010年至2012年,县地税稽查局没有对该公司查补过税收。2009年查税的事,2011年送20万元,符合情理吗?

四是赃款的来源、去向无证据。在行贿时间、理由存在矛盾时,应提供赃款去向书证佐证,本案证人彭真证言讲,20万元是从公司销售款中拿的,公诉方并没有银行取款凭证和该公司帐本记载,被告供述存入银行,公诉方也未提供银行存款凭证。

五是证实被告无罪的证据隐瞒。办案人找了县地税局原局长曾清、稽查局原局长陈湘东等人调查,证实被告未介入此事,办案人胡颖未向法庭提供该证据。

六是从彭真笔录内容看是逼供、诱供。彭真笔录与我在纪委双规期间第一次笔录口气内容基本一致。

一叶知秋,由此及彼,你们对我指控受贿的所有证据都是你们精心伪造的、捏造的、无效的、非法的。

疑问十三:谁是湘潭县最大的贪官?

在此处,我不说你这几年利用职权插手工程领域谋取的巨额不义之财,这方面只要按照你们双规我的方法来办案,是随便可以将你搞出一个千万元受贿大案的,今天在这里我只与你探讨在节日、干部提拨调动方面收受礼金礼物问题。

我们湘潭县是一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农业大县,辖19个乡镇。2011年财政总收入还只有13亿元(其中国地两税收入8个亿),除去上解部分,自身可用财力不足9亿元。虽然我县经济水平还不发达、但机关单位及个人却请客送礼成风,求人办事要送、求人提拨要送、检查评比要送、年终考核要送、逢年过节更要送。

前几年,我县县级机关及乡镇政府每年的公务接待费用总额在一个亿左右,每个乡镇的接待费用一般每年在二百万以上,少数乡镇每年在四百万左右,县级机关有的单位达到了每年五百多万,县委办、政府办、人大办、政协办“四办”近几年的公务接待费总额也保持在每年2千万左右。

即使在严格规范管理后的近两年中,乡镇的接待费用每年平均仍在百万元以上。在这上亿元的接待费用中,又有多少用于了真正的公务接待?(业内人土曾进行探讨,认为大约40%)。又有多少被送了人情?没人说得清。干部提拨没有实绩可能不行,但不送礼是万万不行。“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马上调动”,所描述的现象已成为了这些年湘潭县官场的真实写照。

作为一个县的纪委及检察机构中的反贪部门,由于没有掌握经济资源,在外人眼中,会认为你们是一个清水衙门,没有什么油水。但是这几年随着中央反腐力度的加大,无人监督你们,权力无限膨大,你们这两个机构中的一些人找到了发财的渠道,利用党和人民给予的掌握着别人生死大权的特别权力,通过各种不正当的方式和方法逐步树立了自己的威望,成为了虽然级别不是特别高,但可以傲视群雄的特殊利益团体。你们中的一般人员,都可以不把县委政府的主要领导看在眼里,更不要说你们负责人。

对于你来说,逢年过节、晋升提拨,全县一百多个单位的负责人又有几个敢不规规矩矩孝敬你。对于你认为不顺眼的人,你可以在全民反腐的背景下,滥用党和人民给予的权力随时可以打击报复。只要看谁不顺眼,湘潭县几百正科级干部(包括县委政府的主要领导),人人都有被你们做成“大贪官”的可能。

我作为全县几百个正科级干部中最普通的一员,既无决策权,也无决定权,在县政府办7年多的时间,逢年过节累计收了20余万元的烟酒、礼金。而你在湘潭县三年的时间里,逢年过节,那个单位不是送个3-5千元的,按平均数4000元计算,你一个节日收到的礼金不会低于80万元。三年九个节日,你收到的礼金最少有700万元。

在干部调动及提拨方面,根据湘潭县这几年的行情,提拨为一个正科级干部的费用在60万元左右,提拨为一个付科级的费用在25万元左右,一个正科级的调动费用在20万元左右。按资深人土讲,要想提拨调动,送不了5万元以上根本不要去找你曾书记,这几年,湘潭县提拨、调动了100多科级干部,你说说,在这方面你收到了多少礼金,应该不会低于500万元吧!

我承认我有错,逢年过节不该收人礼物,但是我不是贪婪的人。与你比起来,我所收的20余万烟酒、礼金只是你所收的“零头”,甚至连零头都不足。谁是湘潭县真正的大贪官?自然一目了然,难怪你觉得仅仅以我收受礼金20万元治我的受贿罪也感觉到不好意思,非要捏造事实将我办成百万受贿大案后你的良心才好过一点。

我收受少量礼金要按受贿论罪,而你收受了比我多数十倍的礼金却能安然自得,你说说法律何在?正义何在?天理何在?

对于“朱修仁百万受贿案”,我还有许许多多的疑问想问你,这次就问这十三个问题,其余的问题今后有机会再请教你吧!

尊敬的曾书记,我知道你是一个有着远大理想、工作非常忙碌的好领导。

此时此刻,你或许正在某个部门、某个单位的大会上,满面春风,装模作样做着报告,大讲特讲反腐倡廉的重要性。

此时此刻,你或许正和你的朋友在茶楼闲座,你眉飞色舞、洋洋得意介绍着你在湘谭县反腐取得的辉煌成绩。

此时此刻,你或许正躲在某个阴暗的地方,享受着湖光春色,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

此时此刻,你或许正在和你的同党们密谋策划,如何再炮制一些案件,捞取进一步爬升的资本。

此时此刻,你或许正在和你的家人商量如何转移和隐藏搜括得来的巨额不义之财,因为党中央反腐的力度越来越大,还是要早作一点被查的准备。

你确实太忙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挤出时间解答我的凝问,讲述案件的真相。其实不用你来作答,你也不会作答复,只要把这十三个问题串在一起,真相就自然出来了。

案件的真相是:

2012年下半年,曾书记,你不满足仅仅当一个纪委书记,想换下口味,想试试当常务付县长的感觉,况且前任也有先例,你认为当常务付县长实权更大,今后可当县长,县委书记,发展前景更广。于是你加紧了在省、市的活动,寻找靠山,理顺关系。但由于市县主要领导明察秋毫,加上你在湘潭县的口碑不太好,你竟争常务付县长的理想未实现,感到非常恼火,心里充满着怨恨。

恰好在2013年初,由我建议的政府预算又削掉了你的部分利益。于是你恼修成怒,把所有怨气都撒在我朱修仁身上,你在主子的支持下,联合检察院负责人等对县委、政府领导有意见的一帮人,精心策划了一个庬大而阴险的方案,你们认为我在政府办多年,知道和经办了许多机密事情,企图将我双规后以我为突破口,迅速获取现任市、县有关领导受贿等方面的证据,从而制造出湘潭地区历史上最大的腐败窝案,既报复了市、县领导,你们自己又都可以升官发财。

只是由于我看透了你们的阴谋,任凭你们如何刑讯逼供,始终未出卖良心诬陷领导,才使你们的阴谋没有得逞(事实上我也确实知道和经办了许多政府机密事情,但保密法及工作职责规定我不能乱说)。由于你们的目的没有达到,于是不惜刑讯逼供,大量捏造证据,把我案办成了百万受贿大案。我朱修仁于是成了湘潭县及湘潭市你们官场政治斗争的无辜牺牲品。这就是朱修仁百万受贿案的真相所在。

全县几百科级干部,我作为其中最普通的一员,为什么会成为你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呢?在看守所这一年多时间里,我经常反复想着这个问题,深刻反思自己,也确有许多不足之处。例如:逢年过节,人家排队送礼给你,我却从未送给你一分钱:你关心职工,将反腐得来的收入用于改善福利、发点奖金,我却要建议政府规范管理;

你追求进步,花费巨额资金去省市活动,许多单位己为你付帐,我却建议财政、审计加强监管;

你竟争常务付县长失败,别人都去安慰你,我却建议政府规范预算管理,削减了你随意花钱的部分权力。

好像众人皆醉、唯我独醒。有时我在想,我是一个快50岁的人啦,已不想升官发财,又不想巴结别人,只想把工作搞好,象你这样权倾一方的实权人物,别人都在想方设法结识你、奉承你,我至少不应该得罪你及你的兄弟们,搞什么规范管理。每年为县财政增收节支4、5千万元有什么用,钱又不是我朱修仁的,纪委书记及兄弟们要用几百万、几千万元钱又有什么关系呢?

湘潭县有没有钱用那是财政局长及县长的事,有很多办法可以想:可以问省市财政要,可以向银行借款,可以变买卖土地,可以提高项目收费标准,可以不发干部教师津贴,可以不搞水利建设,可以不发五保户生活费,可以不搞民生投入,可以缓发干部教师工资,总之,只要不妨碍你纪委书记及兄弟们用钱就行。

你看看,将我朱修仁双规后的这一年多时间里,湘潭县还不照样在正常运转。曾书记你们好似比以前过得更加逍遥。由此可见,我在前段时间得罪你遭到打击报复是应该的,谁叫我朱修仁不识时务呢?

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严重缺点后,我也理解了你们的所作所为。从2013年4月28日至2014年1月一审开庭前,在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你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我严加控制,外界(包括县委、政府领导)只知道我朱修仁是一个大贪污犯,其余信息不知半点。

我孤立无援、身陷绝境,于是,在万般无赖之下选择了妥协。在—审开庭前,我曾经想,如果你们以我过年过节所收礼物礼金为借口,判我3至5年刑期,我也接受,不再考虑上诉。尽管全县几百个县处级、科级干部接受礼金,甚至你们接受的礼金比我多几十倍,因此事唯独判我朱修仁一个人的有期徒刑,好像不太公平,但我还是能想得通。这世道那有什么绝对的公平?谁叫我得罪你们呢?给点教训好似是应该的。

可恨的是你们野心太大,报复心太强,非要炮制一个百万受贿大案,判我7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这一做法我就不能接受了,我一生最恨别人做假事,说假话。在看守所的9个月里,我被你们折磨得瘦了几十斤,只剩下一点皮包骨头了,而正是这剩下的几根铮铮铁骨,使我下决心不服一审判决,依法向市中院提出上诉。

我本不是一个搬弄是非的人,也不想介于你们官场的政治斗争。为了湘潭县的形象不受损害,我想将问题在市中院二审开庭前放在湘潭县解决,于是,在今年6月9日,我将我案的起因及详细情况致信县委谢书记(由县委办转交),请求县委出面协调中院,妥善处理此事。

谢书记得知情况后,高度重视此事,立即与有关方面沟通,考虑到湘潭市及湘潭县目前复杂的政治关系,在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后,于6月17日委派县监察局杨局长来看我,与我谈心。

6月24日又派县政府办楚主任、原政府办唐主任二人再次来到看守所与我谈心。三位领导转达的意见都是一个主题,那就是谢书记己看过我写的材料,理解我的处境及心情,也在积极协调,但希望我从湘潭县的大局出发,适当作出妥协、让步和牺牲,要求我不要将真相对外公布。

为了不使县委主要领导工作为难,在市中院二审开庭前及开庭后,我曾设想了妥协的三个条件:一是如果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不管审判结果怎样,我都认了;二是如果我申请的19个证人只要有1人出庭,不管证词如何,不管审判结果怎样,我都认了;三是如果中院改判我为3至5年刑期,我也认了。

三个条件中只要能有一个满足我,我也妥协不再申诉了。可恨的是你们利用掌控司法机关的优势,不把县委放在眼里,不准中院公开开庭,不准证人出庭。甚至在7月16日二审草草开庭后,巿中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初定将刑期由7年零6个月改判为5年时,你们多次对中院横加干涉,迫使中院作出维持原判的决定,使得湘潭县委的努力成果付之江流。使得市中院9月24日下达的二审判决书经过46天长途旅行后,才于11月10日送达到距离10公里远的湘谭县看守所。

你们太毒了,你们太狂妄了,你们太自以为是了。但你们却忘记了一个个古训:那就是兔子急了也咬人,那就是穷寇莫追,那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当你们不给别人退路时,你们也彻底断送了自己的退路。当你们的种种阴谋诡计及所犯下的深重罪孽彻底暴露在阳光下时,当正义的审判之剑己高悬在你们头顶上时,你说你们还能为非作歹多久?

尊敬的曾书记:

2015年即将到来,我谨以此文当作一件贵重的礼物送给你,对你近几年、特别是这两年给了我无为不致的关心和爱护表达我最诚挚的谢意,希望你能喜欢!

  遥祝新年快乐!

  

[源自:湘潭县政府办原副主任]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声明   |   版权声明   |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法律援助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链接   |  
© 2010-2015 lianzhe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054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4号
Tel:010-57409427 Email:chinalianzheng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