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密码:验证码: 忘记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廉政动漫 > “玩乐圈”腐败:投其所好 醉翁之意不在酒
“玩乐圈”腐败:投其所好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中国廉政网 | 时间:2018-10-27 10:20 | 文章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点击:




【编者按】“背靠大树好乘凉”“朝里有人好做官”,所谓的为官之道至今仍被一些人奉为圭臬。这种“依附”心态的存在,正是“圈子文化”肃而不清、残存未绝的产物。

纵观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落马高官中,热衷于搞“小圈子”的不在少数。“圈子”扩张带来的私欲膨胀,造成的恶果是“圈子”外群众利益的被牺牲。

“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曾深刻指出“小圈子”的危害性。

殷鉴不远,来者可追。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推出聚焦“小圈子”里的“大腐败”系列报道,为您探析其危害和根源。

今天,我们推出第二期,探析官商之间投其所好的“玩乐圈”腐败。

“亲友圈”腐败:祸起萧墙 公权力成“私人订制”


不送金银送字画,不献豪宅献古玩;吃喝进会所,出门打高尔夫。近年来,越来越多官员的个人爱好成被“围猎”的突破口。商人投其所好,以利猎权,借权生利。官员追求奢靡,以权谋私,自甘堕落。商攀官枝挣黑钱,官傍商款收渔利,官与商在玩乐中完成心照不宣的交易。近年来查处的一系列贪腐案件显示,官员的奢靡爱好已成为贪腐又一隐蔽通道,更成为众多贪腐官员落马的“绊马索”。

糖衣“雅贿”“收藏圈”:风雅背后涌暗流

从玉石到瓷器,从字画到古董,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珍奇古玩出现在落马官员的受贿清单里。这些原本只属于官员个人的爱好摇身变成“雅贿”,被附加了种种畸形利益诉求。

倪发科,安徽省原副省长。2015年2月28日,山东省东营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倪发科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认定被告人倪发科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万元。

据东营市人民检察院的指控,倪发科受贿总额共1348万元,其中近千万是玉石、玉器和奇石,占受贿总额的70%。除此之外,倪发科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580万元中,玉石、玉器也占了一定的比例。作为一名曾上山下乡的知青,倪发科从生产队一级的村官做起,一步步走上省部级领导干部岗位。但最终却腐化堕落,沦为“阶下囚”,成为“雅贿”腐败的典型样本。

《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的倪发科违纪违法案情显示,其貌似“玉痴”。看电视、看书,玉不离手;每逢周末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件欣赏;每隔两周,给精品玉器逐一打蜡、上油,还常约上几个玉石玩家,一起赏玉、“斗玉”。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觊觎倪发科手中权力的商人老板一次次投其所好,为其买单。其中,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吉立昌给倪发科送玉石玉器最多,价值也最高。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倪发科接受了吉立昌等老板送的大量好处后,原则、底线被抛在一边,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为他们牟利。

倪发科在忏悔录中写道:“多年来我没有学会抽烟、喝酒、打牌、玩麻将,但偏偏学会和痴迷上了玉石、玉器,让所谓的‘玉文化交流’这种糖衣‘雅贿’迷住了双眼,让疯狂的石头把我绊倒,摔下万丈深渊,走向了人生不归路。”

“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为玉石、字画等“雅贿”所击溃的倪发科并非个例。

浙江省丽水市建设局原副局长邹建新在自家车库下秘密打造地下室,用来存放他收受的名贵藏品。知情人称,这个地下室堪称“私家博物馆”。案发时,检察机关办案人员在其家中查获数量不菲的瓷器、石雕、根雕、兰花等;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的收藏,既有齐白石、范曾的画,也有启功、沙孟海的字;河南省南阳市原纪委常委谢先莹“收藏”近亿元名人字画;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原副市长王会师痴迷摄影,家中搜出十几部昂贵的摄影器材。

……

好船者溺,好骑者坠,君子各以所好为祸。正如一些行贿者所说:不怕官员不爱钱,就怕官员没爱好。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爱好背后的“隐形染缸”之害,也为每一位领导干部敲响了警钟。

瞄准权力“酒局圈”:高端会所成反腐死角

酒局文化,古来有之。但近年来,“酒局圈”日益成为官商勾结的权力场。 “酒局”之上,或结利益同盟,搞权力交易,或为一己营造声势,捞取政治资本。圈内圈外互攀交情,在觥筹交错间官商勾结,在推杯换盏中卖官鬻爵。吃喝之外,这些酒局被赋予了更为隐晦的圈子功能。

谷春立,吉林省原副省长,曾任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委书记、鞍山市委书记等职务。2015年8月,因涉嫌严重违纪,中央纪委对其立案审查。

据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介绍,从2015年到谷春立案发这半年的时间内,他多次接受公款宴请,包括出入私人会所大吃大喝,次数就达到了三四十次之多,地点大多数都是不对外经营的内部场所。

“规定是肯定学了,但是有时候氛围整得融洽一些,我也觉得,有时在酒桌上协调点事,能够增进一些感情相互了解,所以协调起来工作比较方便。”显然,谷春立在内心深处对于这样的吃请并没有当回事儿。

“一吃喝就高兴,挺风光,有一种成就感,一看下面敬你一杯酒,包括老谷也那样,敬你一杯酒,你就忘乎所以了。”王树森当时担任吉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他经常为谷春立安排各种饭局,也一起参与吃喝应酬。

随着专题片《永远在路上》的热播,广州市白云山的“品云轩”已为大众熟知。现在,普通市民可随时来此小聚,欣赏羊城美景。但在几年前这里却是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的“秘密据点”。他曾经出入此会所70次之多,就在他落马前两天,他还在这家餐厅与老板们大吃大喝,影响恶劣。

据专题片介绍,这家餐厅位于白云山最高峰摩星岭,名义上公开营业,但实际上高额的消费标准已将普通人拒之门外,而成了只对少数人开放的私人领地。万庆良和这名老板往来密切,是这里的常客。

万庆良吃喝玩乐的费用,都是由企业老板买单。“在白云山那个地方,有时吃完饭就聊天,有时候有打下牌,嘻嘻哈哈热热闹闹,不注意细节,不注意影响,不注意场合。来往过程当中,慢慢也放松自己的警惕,丧失了警戒线。” 2014年6月,万庆良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正是在这种“无酒不上桌”“无酒不谈事”的政治生态下,腐败滋生蔓延。记者梳理发现,这些年被依法惩治的腐败官员中,有不少都与酒局有关。

安徽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自2013年1月任省政协副主席以来,多次出入高档酒店和私人会所接受党政干部、国企老总、私企老板的宴请。在中央纪委对他宣布立案调查决定的当天,他的手机信息显示,当天他有两场饭局,中午晚上各一次;

张建津,天津市医药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2013年5月至2015年8月接受审查前,他常常以商务接待为名,频繁出入高档酒楼,组织和接受公款宴请,甚至为了能“安全”地“喝上一口”,让人把茅台酒装在矿泉水瓶子里,玩起瞒天过海的把戏。

……

小酒杯折射出作风建设大问题。鳄鱼尾巴、陈年茅台,高端会所会员卡,一场场高消费的觥筹交错,实际上瞄准的却是官员手中的权力。习近平总书记曾深刻指出:“作风问题有的看起来不大,几顿饭,几杯酒,几张卡,但都与公私问题有联系,都与公款、公权有关系。”党员领导干部需警惕“酒局圈”变为贪污腐败的“大本营”,“朋友圈”成为自己仕途上的“终结者”。

高端奢华“球友圈”:官商勾结的公关利器

如果有哪项体育运动最易让公众联想到“官商勾结、勾肩搭背”,那可能非“贵族运动”高尔夫莫属。事实上,在追求高质量生活过程中迷恋上高尔夫运动,最终在权钱交易中身败名裂者,已不鲜见。以高尔夫球为圆心画出的“官商利益圈”,以体育休闲为名暗藏利益输送暗道,成为某些腐败现象的衍生空间。这种扭曲的政商关系对于政治生态的危害甚为深远。

白恩培,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2016年10月9日上午,河南省安阳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对被告人白恩培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2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2015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九),其中,对重特大贪污受贿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增加规定终身监禁的措施。一年后,白恩培案件成为适用终身监禁的第一案。

白恩培39岁就成为延安地委书记,历任多个重要领导岗位,曾先后在青海和云南两地担任省委书记。然而临近退休,他却因为腐败问题落马。

“密切联系老板”,勾肩搭背、交往无度。白恩培主政云南10年,围绕他的各路商人格外活跃。在与商人的交往过程中,白恩培心态愈发不平衡,“他们就住豪华的房子,坐豪华的车,个人还买的私人飞机。(我)也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这思想就变了。”

随着资历增长和权力稳固,白恩培纵情享乐。他在《忏悔录》中写道:“觉得什么都看开了,什么都无所谓了。追求享受成了我最大的目标,欲望也就达到了顶点。”原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透露,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爱打高尔夫球,每周要打3次高尔夫球,而且一般是跟商人打球。“打高尔夫球是赌钱的,哪个开发商要送钱给他,那么就打高尔夫球,故意输给他,变相贿赂……”

白恩培的恶劣行径不仅对云南的政治生态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也严重影响了云南省的经济社会发展。白恩培任内,云南经济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持续下滑。

据记者统计,近年来,“违规打高尔夫球”的表述在落马官员违纪通报中屡见不鲜。今年8月7日,天津市原副市长陈质枫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按副厅级确定其退休待遇。陈质枫成为十九大以来第二名被“断崖式降级”的省部级干部。中纪委通报指出,陈质枫在党的十八大后,仍多次违规打高尔夫球。

2014年中央首轮巡视,中粮集团被巡视组指出“公款支付打高尔夫球费用等奢侈浪费问题突出”;第三轮巡视,中国联通、南航和中海运等3家央企被中央巡视组揪出“个别领导人员或用公款或接受供应商安排打高尔夫球”;

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原副主任廖小波贪污受贿案发后,办案人员在其家中发现多个高尔夫球赛比赛证书和奖杯。在庭审现场,其妻供述,为了在深圳某高尔夫球场办球卡,廖小波甚至让她向某集团董事长索贿;

海南省原副省长谭力在被中央纪委宣布调查前,还在外省由私营企业老板陪同打高尔夫球。

……

与名烟名酒、豪车豪宅一样,高尔夫运动日渐成为商人“勾搭”官员的公关利器。在一张张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一顶顶高尔夫协会头衔、一项项高尔夫比赛奖项的糖衣炮弹下,曾经正气凛然、勤勉为公的党员领导干部纵情声色犬马,甚至沦为不法商人攫取暴利的同谋者和保护伞。一根球杆绊倒社稷股肱,一枚小球毁掉官员前途,背后是权力和利益相交织衍生的悲剧。

【小结】:

“尺蚓穿堤,能漂一邑”。玉器也好,会所也罢,本质上都是冲着官员们手中的权力来的。 从高端会所接受商人吃请到被高尔夫球杆绊倒,再到被玉器字画等“雅贿”击溃,不少落马官员贪图享受,乐不思蜀,以至于出现了“堤中蚁穴,舟底虫蛀”的可怕情况,最终大肆贪腐,身败名裂。

权力染上了铜臭味,是最大的政治风险。习近平总书记曾告诫干部:“面对纷繁的物质利益,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宾,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 官商勾结是社会的一颗毒瘤,党员领导干部只有谨记教诲,才能在“居官守职以公正为先,公则不为私所惑,正则不为邪所媚”中行稳致远。

(本期组稿 杨亚澜 文字素材来自人民日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等)

 

[源自: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声明   |   版权声明   |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法律援助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链接   |  
© 2010-2015 lianzhe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054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4号
Tel:010-57409427 Email:chinalianzheng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