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密码:验证码: 忘记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案件播报 > 这十人爬到省部级花了近30年,“断”了
这十人爬到省部级花了近30年,“断”了
张颖倩 SN191 | 时间:2016-01-29 20:35 | 文章来源:新浪 | 点击:




     由一名科员成长为省部级,这10个官员多数花了30年左右的时间,而一个中纪委的通报则让他们“一夜回到解放前”。

  1月29日,中纪委公布2015年有10名中管干部被“断崖式”降级,并公布处分情况和调整职务,这一年度汇总发布信息的方式尚属首次。

  新浪《新闻极客》统计发现,十八大以来,至少有13名省部级干部因违纪,被“断崖式”降级。

30余年仕途,终于升至副部

  此次被通报的10名官员均为省部级副职干部。

  其中,降为科员的1人,副处级3,正处级1人,副厅级2人,正厅1人。另有两名中管金融企业副部级干部,按部门副职以下安排工作。

  副省部级和科员之间,相差7个层级。

  从普通科员到副省级干部,他们“爬”了多少年?

  此次被降为科员的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刘礼祖,最后一次出席公开活动是去年10月。2016年初,有媒体发现其名字从江西省政协官网“江西政协新闻网”领导一栏撤下。

  根据其履历,刘礼祖是江西宜丰县人,而他的仕途也从县党委副书记起步,至2012年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30多年从未离开江西。

  59岁的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许爱民,22岁参加工作,花了34年的时间,从普通的景德镇陶瓷学院助教,做到了江西省政协副主席。

  在这一职位上,仅两年时间就被查。去年2月,中纪委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据《廉政瞭望杂志》的一篇文章,多名官员都认为,凭许爱民的能力,无论如何想不到能爬上副省级的高位。

  他在景德镇近10年,政绩并不佳,2011年任江西省发改委主任,也被认为是苏荣主政江苏时的“乱用人”。

  同样59岁的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2006年从云南省财政厅厅长、党组书记升任云南省委常委、楚雄州委书记,两年后任副省长。从主任科员到省部级,用时20余年。

  56岁的范坚因,从安徽省税务局征收管理处科员做到国家税务总局党组成员、总经济师,花了32年时间。

  上述4人中,除刘礼祖被降为科员外,其余3人均从副部级被降至副处级,连降4个层级。

  62岁的陕西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孙清云,15岁开始当兵,后来转业到地方,历任报纸编辑、记者,中共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科级、副处级干部,黑龙江省委办公厅副处级、正处级秘书等职务。13年前,任陕西省西安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党组书记,他完成了从厅局级到副部级的转变。

  按官员的一般仕途路径看,马上要退休的他本已没有太大升职空间,如今他被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

连降7级,他们违了什么纪?

  《新闻极客》统计发现,十八大以来,被中纪委处理的省部级领导干部中,至少有13名省部级领导干部因违纪遭遇“断崖式”处理。

  除此次公布的10名官员,还有从副省级干部连降七级,直接降为科员的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因私公款消费造成陪酒人员”一死一伤”的黑龙江省原副省级干部付晓光;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失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由副省级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许爱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影响,为女儿、女婿在公务员录用和职务晋升方面谋取利益等。

  十八大至今,至少35名省部级以上高官被查,其中18人被“双开”。

  和张田欣、赵智勇等降级官员的通报结果不同的是,被“双开”的18名省部级官员除了“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还涉嫌“索取、收受巨额贿赂”等。

  而对张田欣、赵智勇的通报中,并未提及巨额贿赂问题。

  相对于“双开”以及移送司法机关,降职、降级可能是对这10名官员最大的“宽恕”。

  根据相关规定,党员领导干部如违反党纪将按其情节轻重可以给予警告、严重警告、留党察看、撤销党内职务、开除党籍等处分。

  违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纪律的会给予警告、留用察看、记过、记大过、降职、降薪、撤职、开除公职等处分。

  对国家、社会、民众造成重大损失和情节极其严重影响十分恶劣者,会交由司法机关进行法律惩处。

  1月29日,中纪委在通报中指出,“综合考虑其违纪行为的性质和情节、造成的后果和影响、认错悔错态度,以及配合组织审查、退缴违纪所得等情况,依纪依规”,对这10名中管干部给予处分和职务调整。

官复原职,可能性有多大?

  此次中纪委通报的10人中,5人被开除党籍处分。

  《凤凰周刊》曾引述观察者的观点认为,按照惯例,党的干部犯错误后只要不开除出党,仍将有机会重返工作岗位。

  这10名官员,都受到降职的处分。

  按照《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规定,降级、撤职的期限是24个月。公务员被解除处分后,职务不受原处分影响。

  比如,2008年,文化部原党组书记于幼军从正部级职位被撤中央委员职务,留党察看两年期满后复出,被任命为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降为副部级。

  曾有媒体统计,6年来全国近90名免职官员中,逾三成已复出。

  相比之下,“降级”,特别是“断崖式降级”对官场有更大的震慑效果。

  “断崖式降级”的处理,比如此次降为科员的副部级官员刘礼祖,从副部级到科员,层级上降了7级。对于61岁的他来说,在现实的政治环境下,恢复到原来行政级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根据这10人的履历,其中年龄是“60+”的占半数。

  最年长的是64岁,最年轻的是54岁。

  依照《公务员法》,省部级副职的退休年龄为65岁。

  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的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韩志然,明年就要退休了。

  东风汽车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朱福寿,距离退休时间还有11年。按照中纪委的通报,他将由东风汽车公司按部门副职以下(不含部门副职)非领导职务安排工作。

  年轻高官被降级为科员,将要面对的是,这些“新科员”该如何安置工作。

降级后,能正常上班拿工资吗?

  既然是公务员,严格意义上说,即使被降级为科员,领着工资,也需要上班。

  2006年,广西梧州市长洲区原区委书记包军因接受贿赂,被开除党籍,按主任科员安排工作、重新确定工资级别和档次。

  降级后,也有没去上班,换工作,或“拒绝上班”的。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有一些官员在被降级后,觉得“没脸见人”,会选择离开本单位,到其他单位去任职。

  2009年,山西忻州一家银行行长因为网上裸聊被骗650万,最终被调离行长职位,成为该行的一名主任科员。事后有媒体采访发现,这名前行长因为债主太多,一直没有上班。

  据公开报道,此次被降为副厅级的颜世元,“基本处于退休状态,平常在家养养花、弄弄草”。

  此次被降级的官员,半数马上要退休。对他们来说,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副部级待遇被取消。

  据《南方周末》2012年的报道,副部级干部退休后,虽没有专车,但也会保证用车;虽不再配秘书,但如果退休后还在一些学会、协会兼职,这些单位一般都会配备秘书。

  副部级的医疗证封皮是蓝色的,正部级是绿色的。凭医疗证去看病,不用排队挂号,住院也可以享受单间病房。而该级别以下的官员就很难享受到这些待遇。

  这也被认为是对其违纪的惩罚之一。

[源自:新浪]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声明   |   版权声明   |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法律援助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链接   |  
© 2010-2015 lianzhe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054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4号
Tel:010-57409427 Email:chinalianzheng1@126.com